坎坷人生,紧握坚强——记城中学子吴紫微舍学业陪母就医
[来源:仙居县城峰中学 | 作者:张侠 | 日期:2016年5月31日 | 浏览342 次] 字体:[ ]

“妈,醒啦,来,我给你翻个身。”每天清晨,当病床上的母亲,睁开眼睛时,女儿吴紫微早已准备好热水和毛巾守候在母亲的病床前。年逾50的母亲,因劳累过度,突发脑梗塞,躺在床上已经有一年之久了。而现在紫微的每一天,几乎都是从为母亲洗脸、翻身开始的。

 

家境贫寒,幼年丧父;母亲病倒,雪上加霜。

吴紫微,城峰中学高二(3)的一名学生,18年前出生在仙居白塔厚仁一户普通的农民家庭,是家里的第二个孩子,上面还有一个大她一岁的哥哥。早在紫微5岁的时候,父亲便身患重病离开了人世,抚养两个孩子的重担,全都落在了母亲的肩上。为了将两个孩子抚养成人,母亲卖掉家中值钱的家当,东拼西凑,买了一台缝纫机,开始帮人做起了工艺品。三分钱一个,五分钱一个,就这样,母亲从早做到晚,才算勉强赚来家用,供兄妹俩读书和日常开销。

后来,为了给兄妹俩提供一个完整的家庭环境,母亲经人介绍嫁给了现任丈夫。继父大母亲8岁,也是个农民,而且身患残疾,腿脚不方便,找工作很不容易。人家要不就是不要他,要不就是做了一两个月就找理由把他辞了。母亲想,与其四处找工作,不如自己做点小买卖。于是再三考虑,借钱盘下了一家小店,卖起了副食和杂货。平日里,母亲除了做家务干农活,其余的时间都用来和父亲打理店铺。因为父亲腿脚不好,一个月三次的进货的任务自然也就落到了母亲的头上。紫微说,记得母亲那时候总是蹬着一辆三轮车,到县城去进货,因为路途遥远,一来一去就得花费一整天的时间。每次看到母亲进货回来时那满头大汗的样子,总是心痛不已,那时她就在心里对自己说:一定好好学习,以后找份好工作,让母亲享点清福。

母亲当初冒险的决定,后来总算有了回报,打理店铺虽然辛苦,但生意还算不错,家里的经济也有了稍稍的改善。兄妹俩也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,哥哥顺利考上了台州市第一中学,紫微也进了城峰中学。尤其是哥哥,学习成绩优秀,更是寄托了母亲无限的期望。大家都说,再过个几年,家里就会有两个大学毕业生了,苦日子总算是要到头了。

可是就在这时候,不幸再次降临了。紫微还清楚地记得:那是去年的625号,母亲干完家务,到边上的池塘里去洗点东西,可半道上,就昏倒在地,不省人事。虽被及时发现,送往就医,但还是因大面积脑梗塞,一直昏迷不醒。紫微说,接下来的那一个多月,是她所经历过的最痛苦最漫长的日子。母亲一直昏迷不醒,没有意识,更无法进食,每天只能靠营养液维持生命。

那段时间里紫微特别害怕,害怕母亲永远都醒不过来,害怕突然有一天会失去自己的母亲。所以一到放学或周末,紫微便整日不离母亲病床,又是翻身,又是做按摩。医生说,多和病人说话,有助于刺激大脑,利于病人苏醒。于是紫微一有时间便坐在床前握着母亲的手,不停地跟母亲说话。谁来医院看了母亲,今天学校发生了什么事,家里情况怎么样了,过去的,现在的,凡是她能想到的,都不厌其烦地和母亲说上一说,希望能够唤醒母亲。或许正因为这份感天动地的孝心,命运的天平终于倾向了这个苦难的家庭。在昏迷了一个多月之后,母亲,终于睁开了眼睛。但还是因为脑梗面积过大,母亲右侧手脚瘫痪,并且丧失了语言功能。但坚强、乐观的紫微觉得,这已经是老天对她的眷顾了。她经常对母亲讲,只要醒过来了,我们就不怕了,只要醒过来了,我们就有康复的希望。

她的这份孝心和坚强乐观,感染着母亲,也感动了周围的人。同病房的病友家属和病区的医生护士在帮忙照顾母亲的同时,很多人还慷慨解囊,帮助紫微解决了部分医药费。这也更进一步坚定了紫微要为母亲治病的决心。紫微说,母亲是她的支柱,她不孤单,和她一起在坚持的还有母亲,这样的经历对她来说是笔财富,是种历练,让她坚强自信。

 

为治母病,放弃学业;柔弱肩膀,挑起重担。

在仙居接受了一段时间的治疗后,为了让母亲有更大的康复机会,家人商量后决定,将母亲转至杭州,以便接受更好的治疗。但这时又有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摆在了面前——谁去杭州陪护?父亲年纪也大了,腿脚又不方便,大家都不放心让一个人他到杭州去,而兄妹俩,哥哥正上高三,马上要高考了,紫微也上高二。哥哥提出,自己是家里唯一的男孩,又是长子,应该由自己陪同母亲去杭州。但这个提议却遭到了紫微反对。她认为,哥哥成绩好,全家人都对他寄予厚望,而且马上就要高考了,更不能因此影响了学业。她说:“哥,你早一年上大学,早一年工作,就能早一年减轻家里的负担,这才是整个家庭的希望所在。我学习没你好,考得上考不上都不知道,千万别为我浪费了上大学的机会。”最终,紫微说服了哥哥和父亲,由自己陪同母亲去杭州,并向学校申请休学一年。

但只身一人,在杭州陪护母亲看病。并不像她先前想象的那么容易。每天要给母亲,洗脸、翻身、按摩、喂饭、喂药,还有各种检查,各种化验单。虽然农村生活和不幸的遭遇,早已培养了紫微独立的生活能力和坚强的性格,但有些事开始的时候还是让紫微觉得异常困难,比如给母亲擦身体、换衣服。以前在仙居,总有阿姨在身边,父亲有时候也会来帮忙,但现在,所有的事情都得由她一个人来做。紫微身材不算娇小,但是母亲身体虚弱,右侧手脚也不能动,每次为母亲擦洗换衣服都只能由紫微抬着,非常吃力,但她跟我说,别说是母亲压在自己身上,就算整个家庭压在自己身上,她也要坚强地扛起来。

 

病房陪护,不忘学业;命运多舛,泰然面对。

陪护的日子又忙又累,但紫微一有空闲,就会把自己的课本拿出来看上几眼。有一次我跟她聊起学业。她说,对于学业,她也曾经感到惋惜难过,但想到自己牺牲一年的时间,有机会让母亲接受更好的治疗,让哥哥考上心仪的大学,便也是值得的。自己虽然休学了,其实心里还是非常希望能回到学校,回到学习中去,也希望能和班级其他同学一样无忧无虑地上课,也想上大学。考上大学,离开农村,是他们兄妹俩从小一直就有的梦想,对他们来说,学习是改变命运的最好办法。她担心一年的时间,会让以前的知识生疏掉,所以总是趁妈妈睡着的时候,见缝插针地看上几页。

    转眼间,就到年底了。因为妈妈的病情没有明显好转,还需要住院治疗。紫微和母亲只得在医院过年。年底放寒假,哥哥也趁这个难得的机会,去医院看望妈妈。大年三十的住院部,病人明显地少了许多,很多人包括同病房的病友,都选择出院回家过年。偌大的病房里,只有兄妹和母亲三人。虽略显冷清,但兄妹却格外地珍惜,因为这是三人半年来难得的一次团聚。吃过所谓的年夜饭,哥哥坐在椅子上温习功课,紫微坐在母亲床前,握着母亲的手,笑着说:“妈妈,今天是大年三十,这是我第一次在杭州过年哎,你也是第一次吧!以前都在家里过年,偶尔在外面过个年,体验一下也不错哪!”母亲虽然不能言语,但明白女儿这是在安慰她,脸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
后来聊天的时候,紫微告诉我,那天晚上她一直久久不能入睡。看着窗外夜空中,不时绽放的烟花,她对自己说:“人生没有迈不过去的坎,没有翻不过去的山,一切都会过去的。我还年轻,只要母亲在,只要家庭还在,一切都可以重头再来。只要肯努力,当我的生命之花绽放时,必定比眼前的烟花,美丽百倍、千倍。”

她说,那晚的烟花,是她看过最美丽的。

紫微是我的学生,印象中的她,总是面带着微笑,谦虚、平和、乐观、坚强,在她脸上完全看不出她所遭受的种种不幸。人生,是一条我们所陌生的路途,前方或是繁花似锦或是荒凉如野,但不管前方是什么,有什么,在我们奔向远方时,唯有手握坚强,沿途才能不再徘徊,不会害怕。我想,不管路的尽头是什么,当我们亲自经历过时,才会明白生活的真谛吧。

让我们祝愿紫微吧!祝母亲早日康复!祝紫微早日复学!祝这个家庭从此一帆风顺!

已断定由广电基金会履行长林育卉接任


责任编辑:admin